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再續情緣的吳姐
再續情緣的吳姐

再續情緣的吳姐

機關新分配來的四個大學生中,剛剛走出校門參加工作的倩倩,雖不是絕品
的艷麗,目光中也常常含有嫩嫩的羞澀,但還算得上清爽宜人。一次填寫機關人
員登計表的機會,讓我驚奇地發現她竟然是我當年的情人吳姐的女兒。
倩倩的興奮不亞于我的驚訝。借助現代化的通訊工具,她把這樣的消息在第
一時間傳到了遠在幾百公里之外的母親那里。吳姐那邊的通話保持著相當的沉著,
畢竟是到了被歲月打磨得光滑無痕的年齡了,從前在身上所發生過的那些風流韻
事,怎能在小孩子面前有所表露?
除了囑托孩子好好工作、注意身體之類的話,似乎在那邊并無太多的興奮表
現。
突如其來的往事追憶,讓我也感到了世事的變化莫測。接過倩倩手中的電話,
我和吳姐的通話也得保持克制呀。先是一番場面上的「嘻哈」后,我告訴吳姐,
沈陽的同學這些年發展的都不錯呀,班級中的「大哥」已退休多年了;班中公認
的「官迷」書記如今混到了副司級的區長了……
「大姐呀,沈陽同學可歡迎你呀,如今你家小寶貝可在我這了,你得來呀,
可都二十年了,你都沒露過面,這回你不來也得來了,看咱同學能放過你不?啊,
我都放不過你。」最后的通話我也用特殊的調侃方式傳遞了我的期待。
果然沒幾天,吳姐就傳來了來沈的消息。
那天是我開車和倩倩一道去客運站接的吳姐。見面后感覺吳姐是有些老了,
僅管不難發現她的臉上有刻意裝飾的痕跡,但畢竟歲月不饒人呀,誰不老呢?現
在自己腦袋上的頭發早已禿得不及二十年前的三分之一了。
帶著從遠道而來的姐姐先是參觀了我們單位的前前后后,又讓倩倩收好母親
給帶來的不少的物件,主要是包括給單位的「頭頭腦腦」的一些土特產品吧,然
后,告訴倩倩「你可以隨便了,你媽呀,歸我們了」。
悠然地開著自己心愛的「老帕」,旁邊坐著遠道而來的女同學,車內回蕩著
沙克斯名曲《回家》……
「姐,今天打算怎么過呀?」我說。
斜眼看在副駕的位置上的吳姐,瞪著眼失魂般地望著前風檔,張嘴喘著粗氣,
明顯感覺到了她胸前一鼓一鼓地隨著呼吸在顫動。
我又說:「怎么?聽我安排了?」
「隨你便吧。」這才聽見吳姐輕哼出的幾個字。
于是按著通常接待外地同學的規矩,打電話拘來了平時常來往的同學,「大
連漁港」一通神喝。好在這些同學都很知近,他們也很知趣,沒鬧太晚就張羅著
撤退了,有意把剩下的時間留給了我和吳姐。
開著「老帕」在城市的絢爛燈火之間慢慢穿行,吳姐輕閉著眼睛耐心地聽著
汽車音響中傳來的老歌,走著走著,「我困了,」吳姐似乎是在提醒自己該進入
主題了。
二十年前懷著實現「四化」的宏偉目標干革命的時候,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
今天世界會是這個樣子。如今城市的燈紅酒綠、五色斑闌的日子,想找回從前的
影子,還真得費些功夫。幽會二十年前的情人,就得遠離這喧囂的大都市,找個
別有洞天的好去處了。
我們開車開到了臨近城市邊緣地方,有如做賊般地悄悄溜進了裕寧大酒店,
準備在這里過夜了。
酒店房間的淡雅色彩給人一種輕飄飄的感覺,如此這般年齡之人,很難再像
從前那樣靠對方的容貌來引起興奮了。想找激情,只有拿彼此的肌膚做赤裸裸的
磨擦了。簡單的沖洗過后,我不可避免地上前夸張地剝去吳姐身上的睡衣,粗魯
地把她摔在了大床上,塞進了棉被之中。
摟抱著我的吳姐,兩胸相帖,四股相疊,可以任由自己玩弄了。從吳姐的后
背摸起,頸項、手臂、臀部、大腿轉到小腹、前胸、腋下、臉腮……
至到用嘴裹出她的嫩舌含在口內時,我倆才感到有了突如其來的激情,叼著
吳姐的香舌,一只手臂摟緊她的身軀,一只手不住地撫摸著每一處性感的位置,
那女人則扭動著軀體極力迎合著,這種女人極力用身體來滿足你的一切欲望的感
覺,對男人來講應該是性的最高享受。
當勃起的陰莖帶著龜頭上的點點汗珠鉆進女人的體內時,吳姐突然像一只受
了傷的小鳥一樣綣在了自己的身下,一動不動,任由另一個人在身上不住的進攻。
忘情的抽插引發的嘖嘖水聲讓我倆都感到了一場久違的快感可能就要迸發了。
伴隨著我口中發出的夸張的「嗷」叫聲,突然盛年久曠的濃濃精水一泄如注
般噴射進了吳姐體內。
高潮后的疲勞帶著不可抗拒的困意把我們領進了夢鄉。
半夜醒來,我和吳姐又是好一通地溫存,互相傾述著過往的經歷,邊說邊聽
……邊聽邊說……回憶到動情處,我又爬到了女人的身上,把腫漲的大陰莖塞進
她的體內,每一下表情夸張的抽插,吳姐都極力地配合著,把成熟女人的那種對
性的認識完美地表現出來。
在我高潮到來再次把濃精噴進對方體貼內時,朦朧的眼神看著吳姐的臉面,
好似一朵綻放的鮮嫩桃花。
這是一場久別的愛戀,二十年前是吳姐把我這個不諧世事的大男孩手牽著手
帶進了可以盡情歡娛的風月場中,經歷中的那兩年與吳姐日夜纏綿的美好時光,
在自己心中留下了永久的印跡。
如今已年過不惑的我又能摟抱著當屬自己的女人,睡臥在暖陽陽的被絮中,
睡眼朦朧中,任由兩只貪婪的大手在女人身上的每一處性感部位上游走,口中含
著她的香舌,回憶從前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吳姐也不失時機地輕揉著自己的下體敏感部位,把那成熟女人對性的理解和
對愛人的百般親昵表現的淋漓盡致,兩情相悅、無拘無束、久別重逢、盡情歡愛
……這才是男女性事的最高境界。所謂「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也
不過會是如此吧。
第二天開著「老帕」載著吳姐母女倆去車站的途中,倩倩像個歡蹦亂跳的小
云雀般地「嘰嘰喳喳」個沒完,我和吳姐則表情有些呆,不知是對即將分別又產
生了無限的眷戀;還是面對眼前這個小丫頭無法解釋大人的行為而感愧疚。
吳姐的離開已有月余時光,但此時的我早已無法再去克制對激情少婦的一片
癡情,每當人靜之時,耳邊總是會響起一串串的笑聲,笑聲之中有人在信手拈寫
一張張的詩簽:你是我的精靈我是你的浮萍兩年的時光我們攜手,踽踽前行能讓
我從未感覺孤零未來的日子你可要珍惜我給你的一片真情即使我們再不能如
影隨形我也愿意伴你的影子走過一生。
【完】